作者:王厚��
王晓棠,这一名字对大家来说恐怕是再熟悉不过的;但对她的一生经历,特别是电影事业上的卓著成就恐怕则不甚了解。
王晓棠,女,原八一电影制片厂厂长,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著名的电影表演艺术家,一级演员。少将。她祖籍江苏南京,生于河南开封,1938年随父母迁至重庆。她从小学唱京剧,这为她投身电影事业打下坚实的基础。1948年迁至杭州,在浙江省立女中(现为新万博登录网址)就读。1952年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文工团话剧团,第二年调入总政话剧团,1958年调入“八一”电影制片厂。“文革”中受到冲击,在林场劳动6年,1975年平反。1984年起任导演。1988年任“八一”电影制片厂副厂长。1992年9月起任厂长。1998年8月当选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是中共第十四次代表大会代表,第八、九届全国政协委员。1988年被授予大校军衔。1993年7月被授予少将军衔。
王晓棠从1955年登上银幕,先后在《神秘的旅伴》饰小黎英,《海鹰》中饰吴玉芬、《英雄虎胆》中饰阿兰,演出过《碧空雄狮》、《鄂尔多斯风暴》等电影。因在《边寨烽火》中饰玛诺,获1958年第十一届卡罗维~发利国际电影节“青年电影演员奖”。因在《野火春风斗古城》中饰演银环和金环,1964年荣获第三届百花奖最佳女演员奖。王晓棠还创作了电影剧本《翔》。并自编、自导、自演、自谱曲、自填词、自唱、自制服装。她编导的故事片还有《老乡》。1995年12月荣获为纪念世界电影诞生100周年和中国电影诞生90周年而特设的“中国电影纪念奖”。
在人们的心目中,将军总是带有神秘色彩的,何况是一位女将军。而王晓棠不是那种经历枪林弹雨屡立战功而赢得了将军军衔的人,她是以她在平凡而曲折,坎坷而历尽沧桑的演艺生涯中,作出了令所有女性,甚至令绝大多数男性都慨叹弗如的卓越贡献而荣获将军军衔这一殊荣的!
王晓棠演过的戏并不太多,她却凭十几个角色赢得了观众,使自己成为当年红遍全国的大明星。1998年,在八一厂当助理导演的王晓棠被提拔为副厂长,主管生产电影,1992年晋升为厂长。此间,王晓棠主持拍摄了《大转折》和《大进军》。这些影片军史、党史全体现了,可以称得上军事题材方面的鸿篇巨作。这些具有铮铮铁骨性质的巨片,很难想象出自一位女性之手。有一年她到上海参加电影节,一个外国朋友一见到她就说:“我们以为八一电影制片厂的厂长必是一个凶巴巴的男子汉,哪知是一位女士,还是个非常女士的女士。”
当记者问王晓棠,演员、导演、电影厂厂长、将军,这么多人生舞台上的角色,她最钟爱哪一个时,她的回答颇富哲理:“我觉得我最好的角色,应该说是一个不断进取的人。如果这四个角色中,哪一个对我来说更中意,我觉得我最喜欢的是导演,虽然我导的片子不是很多,但我很喜欢它。”王晓棠做导演最大的壮举莫过于她已经从八一电影制片厂厂长的位置上退下来后,拍摄的反映海峡两岸中华一家的新片《芳芳誓言》。影片公映后,引起了相当大的反响。
王晓棠最信奉这样一句话:“人总要有一点精神,忠诚,是中华民族的脊梁!”她觉得,当了将军和以前没有什么不同的感觉,只是觉得自己的责任更重了。
王晓棠最崇拜什么人?回答实在令人意外:孙悟空。“我为什么崇拜孙悟空?因为孙悟空是一个百折不回的人,太上老君把他扔进炼丹炉,结果他炼成火眼金睛;如果佛把他压在五指山下,耳朵里都长出树来了,他照样对未来充满了希望。”也许,王晓棠在生活经受磨难的时候,正是用孙悟空这种精神支撑过来的。
人们大多只是看到王晓棠从明星到女将军这样一个事实,却很难知道她的家庭,她内心的痛苦。她说,今生最大的痛是1974年失去了唯一的儿子。1992年她丈夫也去世了。这么多年她单独生活在京城。但她早已坦然面对。
王晓棠的丈夫也是演员,儿子降生于1956年。因为她觉得自己是人民群众中的一员,便将儿子取名为“小群”。1969年12月王晓棠和八一厂的200多人突然被宣布复员了。当时负责安排复员的人告诉武装部的同志说:王晓棠最坏,最顽固,必须把她弄到最苦的地方去。于是他们被复员到怀柔北台上林场(现在的雁栖湖),那里是山区的边缘。复员到林场后,林场场长则特别关照他们。他鼓励王晓棠说:“八一厂这样干肯定错了。”当时安排复员的人听说王晓棠要求回八一厂,冷冷地下断论:“死了也别想回来。”王晓棠笑着说:“除非死了,否则我一定要回来。”1972年,场长要求八一厂调回王晓棠,因为这样复员是错误的。八一厂有关同志同意了。于是,林场不久停发了王晓棠和爱人的工资、粮票。但八一厂却不发给王晓棠夫妇俩的工资、粮票。结果在两年的时间里,王晓棠一家三口每月只有儿子的20斤粮票和一点复员费度日。1973年,总政主任李德生批准王晓棠回八一厂,可是不久李德生又被打倒,事情因此搁浅了。这时,儿子小群的肺炎转重,王晓棠把所有的钱都化光了,最后在医院里抢救了3天,儿子还是离开了人世。
儿子去世给王晓棠打击很大,也成了她一生最大的遗憾。
王晓棠曾说过,“怀柔的6年,却给了我一生最艰苦、最深刻的体验,经受过这种体验之后,没有任何事情能难得住我,在苦难中积下的财富促我奋进,让我受益一生。”

作者是杭十四中语文高级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