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火以后
高二(12)班陈金璎
飞蛾扑火,想必是常常被人提起的。当一只幼虫的生命在丛林中孕育,当丛林因为又一个生命而狂喜,又当这生命稍纵即逝在火里,一切归于平静的时候。有人嘲笑着飞蛾的无知,有人斟酌着飞蛾的勇气。当这挥动的翅膀消逝,留给了后人及以后的飞蛾以思索。
灾难,是不可预测的黑色,在黑色之前就吞噬了一切;坚持,是始终如一的白色,在日出之前就泛出光亮。火的灾难,飞蛾的确也知道,但也飞扑了;雪崩,山鹰社的成员们也顾及,但山也还是登了。
有人不舍那几度春秋寒窗苦读的气力,浪费在了风雪里;有人惋惜那勤勤恳恳、辛苦劳累的双手埋没在了风雪里;有人感慨看阅过无数只是的眼睛,在风雪里远离了光明。可是,有人却望见那股气力正转化成坚定的烟云,有人望见那双手正托起无畏的光明,有人望见那双眼睛正直视勇气的山顶。
想起“中国骄傲”中的李小化,那双托举生命的手,让无数的眼泪流入河底。为了拯救落入急流中的一对母子,他,毫不犹豫脱下鞋跳入河里,救下了小孩后又赶忙逆流游向母亲,由于耗尽了气力,他,用他生命的最后一丝力量托举起了那位母亲。母亲被后来游来的人救了,可李小化的身影,却消逝在了急流中。无数人呼喊他的名字,渔船急切地打捞他的尸体。岸上的那双鞋,仿佛还存留着他的余温。当他的身影重出水面的那一刻,僵硬的双手放在胸前,仍然是那个托举的姿势!
他,当然也会料想到会牺牲,也许他根本也没想过,就好像山鹰社的成员们,雪崩也该是考虑过的,但是,河流里仍出现了李小化的身影,山峰上仍摇曳着社团成员们的双手。那是对自我生命价值的考验和对自我的挑战。
曾经几度寒窗修得的知识,不正是他们登上精神高峰的阶梯吗?正是因为知识,他们提升了自我,他们找到了他们的目标,他们才能看得更加高远。于是,他们才愿背上行囊启程。
当飞蛾扑向烟火,灰烬滋染大地。
当生命在风中忘了前进,精神染红心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