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爱慈,高功率脉冲技术和强流电子束加速器专家。女,浙江绍兴人。1964年毕业于西安交通大学电机系。西北核技术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1999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参加我国第一台脉冲电子束加速器研制并主持其改进和提高。主持研制成功我国束流最强达IMA的脉冲电子束加速器“闪光二号”,技术上取得重大突破,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在科研试验和高技术研究及应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主持成功引进“强光一号”多功能辐射装置,填补了国内需求空白。开拓“极强脉冲电子束”研究方向,系统地研究了高功率脉冲开关等关键技术。现正带领年轻的科技队伍,积极开展Z箍缩物理及其脉冲功率源技术和高功率离子束技术等前沿研究。获全国科学大会奖,国家和部委科技进步一、二、三等奖多项和光华科技基金一等奖。为我国高技术领域科研试验的设备研制、技术发展和应用做出了重大贡献。


邱爱慈1941年11月 22日出生于浙江绍兴酒务桥史家台门。时逢抗日战争,在她还未降生到这个世界时,父亲就被日本鬼子杀害了。当年只有31岁的母亲,领着她们姐妹三个还有一个老奶奶一起生活,困难可想而知。为了帮助母亲,她在上小学时,每天早晨要早早起来,给人家送豆浆,然后再去上学。邱爱慈从小就在这样的环境下锻炼了坚强的毅力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小学学习成绩一直很好。1953年她从绍兴龙山小学毕业后,考入了浙江省立杭州女子中学(现为杭州第十四中学)。她努力学习,从初中被保送到高中,靠着政府助学金和母亲、大姐的支持,顺利地读完了中学。在六年的住校学习、生活中,邱爱慈德智体得到全面发展,从一个懦弱的小女孩成长为体魄健全的有理想、有抱负的大姑娘。1959年从西子湖畔考入地处大西北的西安交通大学。在这所全国著名的高等学府中,在“起点高,要求严,基础厚,重实践”的交大传统校风熏陶下,她充分利用时间,孜孜不倦地努力学习,积极参加各种社会实践活动,锻炼提高自己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和组织管理的能力。她对人对事诚恳热心,在与同学生活学习中培养锻炼了团结协作精神和与人交往的能力。这些都为她日后的工作和成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1964年大学毕业。邱爱慈是学高电压技术专业的,本来有不少理由可回到南方家乡或者其他城市,但她没有那么做。她像那个时代的许许多多大学毕业生一样,“祖国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她服从了国家需要,分配到西北核技术研究所工作,留在了大西北。凭着对国家事业的执著追求,邱爱慈与同事们一起艰苦奋斗,在事业上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为我国高新技术事业的发展和应用作出了重大贡献,从一个普通科技工作者成长为高技术领域的著名专家,留下了一个成功女性的闪光足迹。
邱爱慈历任西北核技术研究所室主任。所副总工程师。现为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国核学会和粒子加速器学会常务理事。1999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土。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第一名),部委级科技进步一等奖3项(两项第一名),二、三等奖多项和光华科技基金一等奖。1992年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毕业分配后,邱爱慈很快就适应了新工作的要求。她出色的工作表现,得到了领导和同事们的认可。1971年,我国决定研制第一台对科研、试验都很重要的高阻抗脉冲电子束加速器(晨光号,当时称“730工程”)时,她被委任为本单位这个项目的技术负责人,参加了这台加速器研制的工作。但当进入研制的最后阶段时,中科院高能加速器项目上马,抽走了大部分技术骨干,此后的工作进展非常缓慢。在这种情况下,出于对工作的高度责任心,邱爱慈几乎找遍了上级机关和科学院的有关领导,呼吁他们支持把这个项目进行到底;同时她又在本所领导支持下,组织本所更多科技人员参加这个项目。她集思广益,注意和其他同志商量,解决在调试中出现的各种问题,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使这台加速器终于研制成功。这以后,她还根据工作需要提出的新要求,主持改进了它的指标和功能,扩充了它的使用范围。20多年过去了,在这台加速器上完成了许多科研试验项目,不但当年,而且直到今天,它仍然在科研试验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20世纪80年代初,我国迫切需要研制一台大型低阻抗强流脉冲电子束加速器,以满足日益增长的高技术科研试验的需要。这台加速器指标很高,输出功率达1个太瓦,电子束流比当时在建的加速器要高1个多数量级,而束流密度却要高2个数量级,研制难度非常之大。当时国际上只有极少数国家有这种研制能力,并且技术上严格保密,重要部件也不卖,我国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研制。邱爱慈在所里老科学家的支持下,大胆地承担了这个系统庞大而技术复杂的科技工程项目。她首先对国内外情况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调查研究,提出了内容充实的研制可行性论证报告。期间因工作疲劳住院 107天,在病床上她还完成了周密细致的研制设计方案报告。该项目经批准立项后(专家们对该项目的结论为:“方案可行,工程庞大,成功有望,困难重重……”),邱爱慈带领项目组近20名同志(大多数人原来都是搞别的专业技术或新分配来的大学生),经过七八年的艰苦奋斗,攻克一个又一个技术难关终于研制成功了由张爱萍题写“闪光二号”的加速器,达到或超过了它的技术设计指标。
由于首先进行大量物理实验的需要,“闪光二号”加速器项目的鉴定会推迟到 1993年6月才举行。由王淦昌院士为主任委员的与会专家,除了对这台依靠自己力量研制成功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加速器给予高度评价外。还对他们说:“真不知道你们这台机器在研制过程中已提供了那么多的物理实验,你们走出了高技术出成果出效益的成功之路,……”《人民日报》。《光明日报》、《解放军报》、《中国青年报》、《新华每日电讯报》等国内众多媒体对“闪光二号”加速器研制成功作了报道,称它标志着“我加速器研制跨入世界前列”、“我国高科技领域又一重大突破”、“我基础科学研究引起世界科坛瞩目”等等。“闪光二号”加速器在科研试验中发挥了并正在发挥着重要而又不可替代的作用,它标志我国在这一领域已占有一席之地,成为继美、俄、英之后掌握这一高技术的国家。就连参观过这台加速器的外国同行专家,也称赞“中国靠自己力量能研制出这种指标的加速器真是了不起”。该加速器自 1990年运行以来,在科研试验、抗辐射加固和高新技术研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担任室主任期间,邱爱慈除了主持研制“闪光二号”加速器外,还组织指导推动研究室其他科研试验项目的开展,使几台重要科研试验设备建成并投入使用。1993年,她调到所里担任副总工程师职务,主管研究所的实验室建设和预研工作。她主动积极地思考和调研,为发展研究所实验室,提出建议,争取其他领导和专家的支持和赞同。她充分利用国家给予的政策机会,积极开展工作和国内外合作,几年中使研究所实验室建设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基本上建成了配套齐全的各种辐射模拟设备,为我国在高技术领域今后的研究发展奠定了物质设备基础。
“闪光二号”研制成功后,邱爱慈根据高技术发展的需要和趋势,在加速器应用方面不断提出新的课题和研究方向,积极推动它们的开展。她开拓了“极强脉冲电子束研究”方向,提出并领导完成的千焦耳/cm²高能注量电子束的产生技术研究项目,把“闪光二号”加速器电子束输出的能注量指标提高了3倍多,大大扩大了应用范围,并且获取了全新的物理实验结果,使实验研究工作上了一个新的台阶,被评为2001年度部委级科技进步一等奖。她还系统研究高功率脉冲开关和纳秒高电压测量等关键技术,取得了重大成果。
几十年来,不管是做具体技术工作还是做领导工作,邱爱慈都非常认真。她当技术员时是个好技术员,她当主任时是个出色的主任,她当领导时是个有作为的体贴下属的领导。工作中,她身体力行,刻苦钻研,深入实际,同时又非常重视在实践中培养年轻的科技干部。十几年来,与她一起参与大型设备研制和科研试验的年轻科技干部,和她培养的硕士、博士,如今已成长为各方面的技术骨干,正在所、室、项目负责人岗位上发挥着作用。目前,她正
主持着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的重点研究项目,在她的周围,一支年轻的高功率脉冲技术队伍正在成长,在高技术前沿领域正在努力攀登世界科技高峰。
邱爱慈没有喝过“洋墨水”,但她并不是没有出国深造的机会。1983年,国外专家两次邀请她,希望她到他们的实验室访问进修。可当时正值“闪光二号”项目刚刚上马,事情千头万绪,作为负责人的她只能婉言谢绝了对方的盛情,放弃了这一难得的机会。后来,她的工作是越来越多,她也只能在工作实践中提高自己了。
作为一名女同志,邱爱慈在做出成绩的同时也付出了更多的牺牲。1969年,邱爱慈回老家生了第一个孩子,她把孩子留给了年已 60多岁的老母亲,赶紧回单位工作和接受“知识分子再教育”。1971年她生第二个孩子后,正赶上在北京召开我国第一台脉冲电子束加速器总体方案讨论会,而且会后可能要经常出差,她只好又把孩子交给了母亲,送到绍兴乡下找奶妈扶养。由于营养不够,当时儿子的发育成长都受到了影响。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她曾将女儿接来自己身边。而当女儿刚刚习惯了新家后,此时的加速器研制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需要她长时间去北京出差协作。她只好又将女儿送回绍兴老家。母亲年纪大了,实在没有精力同时照管两个小孩,商量着只好将大的女儿送进幼儿园全托。邱爱慈上午把女儿送进幼儿园,下午就去北京了。结果由于不习惯,女儿在幼儿园哭了整整一周,得了慢性咽喉炎,许多年都治不好。现在一回想起来,她就感到深深内疚。
回忆起自己走过的道路,邱爱慈深有感触地说:“我们那一代人正赶上国家百废待兴,虽历经磨难,但是国家事业的需要给我们提供了发展的广阔天地。我遇到了好的领导和老专家,信任支持我工作,母亲和家人始终理解支持我,给我提供了好的外部环境,再加上个人不懈的努力,才会有了今天的结果。所以我非常感谢他们,还要感谢曾经与我一起奋斗过的同事们。”她说:“我们的事业是个群体的事业,许多像我一样奋斗的同志,绝大多数没有得到我这样的荣誉,他们为国家为民族为我们的尖端事业作出了无私的奉献,他们同样是优秀的。”“今天的年轻一代正处于我们国家改革开放各项事业蓬勃发展的大好时光,但我国仍是发展中国家,要办成大事情还需要集中力量,还需要有‘两弹一星’精神,愿他们继承和发扬这种精神,把我们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更加繁荣 ……”